上海律师,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,xx大学xx学士。xx律师秉承“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”的执业理念,凭藉一流的服务业绩和卓越的社会担当,以细致认真的工作态度和深厚的理论功底为当事人提供了全方位、高品质的一站式法律服务。上海律师的专业范畴是提供一流的法律效劳,上海刑事律师,上海房产律师上海合同律师包括有刑事无罪辩护,取保候审,罪轻辩护,房产继承纠纷,房产遗产纠纷,离婚刑事辩护,房产..
上海律师事务所
通讯地址:
咨询电话:
邮  箱:
自驾路线:
当前位置: 首页 -> 信息动态  -> 最新资讯

讲解合同诈骗与合同纠纷的区别

信息来源:http://www.ptzyls.cn/ | 发布时间:2021年01月20日

案情回忆 

      某民营企业将其名下已查封的房产出卖给买受公司,许诺收到房款后用于归还债务并解除查封,完成房屋产权过户。被告人杨某作为该民营企业的代表与买受公司签署房屋买卖合同。杨某收到款项后归还民营企业法定代表人的其他债务,招致系争房屋未能得到解封和过户,故公诉机关指控杨某犯合同诈骗罪。 

      法院经审理以为,杨某并无虚拟事实、坦白真相的行为,买受公司订约时明白知晓房产查封的事实和金额。该民营企业在签署合同时有履约才能。杨某虽然未将房款用于解除涉案房屋的查封招致买卖失败,但尚难以证明其具有非法占有目的,且杨某积极敦促民营企业及其法定代表人还款。案件审理过程中,该民营企业和买受公司就涉案房屋的处置达成和解。因此,杨某的行为不契合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,法院判决杨某无罪。 
案例解析 
       “在本案中,杨某不构成合同诈骗罪,应属民事纠葛,即其行为可能构成民事合同狡诈。虽然杨某代表民营企业的合同行为不构成刑事立功,但仍应依法受合同法等民事法律标准调整,承当相应的合同义务。”湖北齐安律师事务所律师梅怀东向《上海金融报》记者表示。 

      民营企业经过处分其名下的房产、设备等财富,发挥财富的流通价值,从而更好促进企业开展,但也容易引发企业的财富买卖行为能否合法的问题。司法理论要严厉把握合同纠葛与合同诈骗的界线,依法维护合法买卖行为,避免随意扩展适用。那么,应该如何辨别合同诈骗立功和民事纠纷狡诈行为呢? 


      梅怀东指出,合同诈骗立功与民事狡诈行为的区别主要在于:民事案件中的狡诈行为是指一方当事人成心告知对方虚假状况,或者成心坦白真实状况,诱使对方当事人作出错误意义表示的行为。普通来说,民事狡诈行为人有实行或根本实行合同的诚意,只是由于客观缘由而未能完整实行合同,损害的是合同产生的债权;合同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在签署、实行合同过程中,以虚拟事实或坦白真相的办法,骗取对方当事人数额较大的财物的行为,其进犯的是财富一切权。由此能够看出,辨别合同诈骗和民事合同中的狡诈行为,应从行为人的客观目的和客观行为两个方面加以调查。 
      首先,客观目的不同,这是合同诈骗和民事合同纠葛的实质区别。合同诈骗立功的行为人在客观上是以签署经济合同为名,以到达非法占有财物的目的;民事合同纠葛中的狡诈行为,行为人在客观上固然也有狡诈的成心,但不具有非法占有别人财物的目的,其目的是为了用于运营,并借以发明履约条件,行为人常常具有一定的实行合同的才能。本案中,杨某并无虚拟事实、坦白真相的行为,买受公司订约时明白知晓房产查封的事实和金额。杨某虽然未将房款用于解除涉案房屋的查封招致买卖失败,但尚难以证明其具有非法占有目的,且杨某积极敦促民营企业及其法定代表人还款,客观上并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。 
      其次,从客观方面来看,本案中,该民营企业在签署合同时有履约才能,杨某在客观上施行了在签署、实行合同过程中的行为。其催促企业实行合同义务,并促成双方达成和解,其本质属于合同纠纷。 
     “在司法实务中,假如仅根据行为人的口供来认定其客观方面的内容,可能会招致认定结论的‘失真’。控方在搜集立功嫌疑人/被告人有罪的证据时,也会防止仅有言词证据,故而会从客观实物证据的角度,来证明行为人客观方面的内容。”梅怀东对《上海金融报》记者表示。 
在证明行为人能否具有客观非法占有目的,通常有两种方式: 
       一种是经过行为人施行的客观行为来扫除其客观上的非法占有目的。其中包括,一是行为人能否存在实行行为;二是行为人能否有担保行为,即便认定行为人存在狡诈的事实,以至后续未还款,但由于存在抵押权等担保,相对人能够经过完成上述担保物权的方式维护本身权益,难以认定行为人客观上的非法占有目的。三是行为人能否积极发明实行才能。四是行为人能否存在藏匿财富、挥霍财富、逃匿等行为。但不能将日常生活中的“躲债行为”同等于“逃匿”。司法实务中,绝大局部不能按时还款的当事人,都或多或少的有“不接电话”、“避而不见”以至是改换手机号码等状况,假如不是随同有藏匿财富、挥霍财富等行为,都难以将一些单纯的躲债行为认定为刑法224条规则的“逃匿”。 
      另一种是经过行为人能否存在对案件有利的事实来停止判别。一是行为人获得款项时,能否具有还款才能或实行合同的才能。行为人固然基于诈骗手腕获得对方的财物,但客观证据反映,行为人在借款时,其自己或公司是具有还款才能的,在案证据亦不能证明其借款时基本不具有还款意愿,或借款后存在逃匿等行为,则借款时有还款才能的相关事实可作为无罪辩护要点之一。不能因企业存在借款行为就认定其不具有还款才能;愈加不能由于企业资不抵债认定借款行为构成诈骗立功。其次,即便公司存在资不抵债的状况,对外借款也一定构成诈骗,若在案证据可以证明行为人依照借款用处,将资金投入企业运营,且不存在其他违法事由,则不能仅根据其资不抵债的事实,即认定其客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。二是行为人借款后未按时还款,应分离其未还款、未实行的缘由,作为认定客观方面能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根据。如公司遇有运营艰难等客观缘由(以至是不可抗力等缘由),招致未能按时还款的,不能仅根据行为人施行了诈骗手腕获得借款,即认定其客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目的。 

      “关于在合同签署、实行过程中产生的民事争议,并没有虚拟事实,欺瞒诈骗。如无的确充沛的证据契合立功构成要件的,不得作为刑事案件处置。该案的判别为合同诈骗案件作了良好的示范作用,同时,实在保证了民营企业的合理运营活动。”

上海合同律师(www.ptzyls.cn)定期给大家分享合法法律知识!